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金福彩票官网登录入口: 第2649章 唐门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“你是怕你离婚之后我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安澜身体一僵,不等她开口,谭景渊已经将身体站得笔直:“你不用担心我,安心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吧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?!?br />
    “景渊,你……”安澜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谭景渊,觉得一夕之间,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???br />
    谭景渊已经走远了。他要去书房,重新和谭耀阳谈。

    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
    谭耀阳站着窗口,欣赏着窗外良辰美景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他才缓缓转过身,看到谭景渊还带着水珠的面容,他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:“现在清醒了?!碧?br />
    景渊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只是那双眼,说不出的黑,然后他在谭耀阳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谭耀阳微微一挑眉,语带调侃:“怎么不上坐了?!碧?br />
    景渊面无表情:“我来不是为了听你冷嘲热讽的,既然你想让我接我公司,那你就要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,而不是让我像个傀儡一样的任你摆布,像个傻子一样的替你去挡枪!事到如今,你总得告诉我,对手是谁!”他

    突然接手这么大一个摊子,就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,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,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,他在前方奋勇杀敌,拼命厮杀,可如果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,未免也太悲哀了。谭

    耀阳看着谭景渊如同一只负伤的小兽拼命挣扎的表情,尽管竭力隐忍,但还是能看出谭景渊的怨怼,然而,谭耀阳并没有心软:“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呢?!薄?br />
    怎么可能!”谭景渊想好了多种结果,唯独没有这一种,“你在骗我!”

    谭景渊有些激动起来:“你到底还当不当我是你儿子,看我摔这么惨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?!碧芬趱久?,表情严肃,“如果你不能保持冷静,我们就下次再谈吧?!碧?br />
    景渊紧握着双拳,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才压住内心的震惊和愤怒:“我很冷静,今天你必须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,否则我也不干了!”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被谭耀阳赶鸭子上架,却连敌人是谁都搞不清楚,处处受人掣肘,这样的总裁,当的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谭耀阳点头:“如果你真的不想干,我也没办法勉强你,但我和你说的都是实话,我是真的不知道?!薄?br />
    难道凭你的能力都查不出来?”谭景渊真的难以相信。谭

    耀阳摊了摊手:“事实就是如此,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景渊,你应该知道,我也不能万能的,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我没办法掌控的事情?!碧?br />
    耀阳看着谭景渊的表情,是从未有过的认真,父子俩也是第一次如此正儿八经开诚布公的交流。谭

    景渊深深的蹙眉:“你到底是从哪儿招来的这些玩意?!?br />
    谭耀阳闻言,也只是苦笑着扯了扯嘴角。这个麻烦玩意,怕是谭景渊自己招来的吧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不能将所有事情都告诉谭景渊,就怕他一个冲动,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新兴的家族看不惯我们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”谭耀阳避重就轻的回答?!?br />
    可我怎么可能这些事情都是冲着我来的?!碧肪霸ㄔ偕狄哺芯醭隼戳?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以为他们觉得你是新上手的,专挑软柿子捏!”谭耀阳回答的天衣无缝,“你现在刚上手,很多事情都不了解,公司也没那么稳定,他们想要取而代之就是最好的时机,这段时间,是多事之秋,你要稳住,不要因为儿女情长耽误了公事?!?br />
    谭耀阳最后一句话颇有敲山震虎的意味。谭

    景渊的脸上瞬间浮现了几分尴尬。他

    被铁警抓走的事情,肯定是瞒不了谭耀阳的。现在他这么说,无非就是为了打趣他。谭

    景渊自是不服,反唇相讥:“那你呢,现在除了每天像个哈巴狗一样的围着我妈转,你又都干了些什么,连耍赖卖萌装可怜这一套都用上了,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,谭总!”

    谭耀阳一点也没有被拆穿的不好意思,反而落落大方的点头:“对啊,只要办法管用就行?!?br />
    “呵?!碧肪霸ㄎ耷榈霓陕?,“你以为你这么做,我妈就不会和你离婚了?真是天真?!薄?br />
    你什么意思!”所以说,旁观者清当局者迷。谭

    耀阳在分析谭景渊的事情时,能做到心平气和,落井下石,但一遇到自己的事情,就跟炸药似得,一点即燃。

    谭景渊好不容易抓到谭耀阳的痛处,自然也不会放过,要狠狠的痛打:“所以说,你一点也不了解安女士,这么多年了,你就是个大猪蹄子,现在穷途末路了,真是天真又可笑!”

    “谭景渊!”这

    父子俩,上辈子肯定是仇家,要不然怎么会抓着对方的痛处,就狠狠的踩呢?!?br />
    我懒得和你说?!碧肪霸ㄕ玖似鹄?,不知道谭耀阳是真的没查到还是不愿意说,总之,谭景渊知道自己在这儿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,所以他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还是快点走的好?!?br />
    不行,你不把话说清楚你别想走!”谭耀阳挡住谭景渊的去路,“你知道什么,一五一十的告诉我!”谭

    景渊眸光一闪:“可以,不过你最好也把你知道的,一五一十都告诉我!”

    谭耀阳危险的眯起了双眸,如今,谭景渊站在他面前,父子俩势均力敌,不分伯仲,就连眼神也是相互平视,甚至谭景渊还隐隐比谭耀阳高了半个头,他认真起来这凶狠的模样,和当年的谭耀阳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谭耀阳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成交?!碧芬粽遄昧艘幌?,还是和谭景渊达成了一致的协议。也

    罢,这条路,最终还是要他自己去闯。

    谭景渊和谭耀阳重新坐了下来,少有的心平气和。谭

    景渊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安澜的事情都告诉了谭耀阳:“好了,我的说完了,轮到你了?!笨?br />
    似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谭景渊却是言简意赅的将安澜这半生的情形都概述了一遍,同时也让谭景渊看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安澜。谭

    耀阳的心情波澜起伏,谭景渊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:“等会儿再缅怀吧,现在轮到你说了!”

    谭耀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点头:“老话说,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件事情,因你而起,所以只有你能  平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把你叫到公司的原因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因我而起?不是因为你?”

    谭耀阳见他满脸诧异,一点儿也不奇怪:“如果是因我而起,我又怎么会将你拖下水呢?!碧芬粢馕渡畛た醋潘?。

    谭景渊是真的很纳闷:“可是我——”半晌后,谭景渊似有所悟,“是因为瑾汐?”

    谭耀阳沉默,说明谭景渊说对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”谭景渊又摇头,自己否认了自己,“瑾汐的身份很普通,为什么会招来——谭耀阳,你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我!”谭景渊敏感的察觉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,这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,千丝万缕?!?br />
    如果你指的是顾瑾汐的身份的话,好吧,你应该听说过擎天堡吧?!薄?br />
    擎天堡?”谭景渊一脸的疑惑,像是在深思,“好像听说过,是国内一个比较大的组织,黑白两道通吃,没人敢惹,但比较神秘而且低调,我也只是听过一两次,具体的,并不知道,这和瑾汐有什么关系?!?br />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,傻小子,顾瑾汐她姓顾,她的父亲叫顾天擎,她是擎天堡的大小姐,你说有没有关系?!碧芬艨醋抛约憾?,叹了口气,谭家也算得上名门贵族,真的要和顾家结亲也不算高攀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瑾汐她是顾天擎的女儿?可是学校的资料没有写啊?!薄?br />
    那些都是伪造的,顾天擎把女儿送那么远来,就是为了不让人知晓她的身份,就你这个傻小子,眼巴巴的往上凑,闹出这么多事情来?!?br />
    谭景渊紧蹙着眉头:“你的意思现在针对我们的势力是瑾汐的父亲找人做的?”

    谁知,谭耀阳却摇头否认了:“和他没关系,具体的,我查到现在,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,对方隐藏的很好,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对方是冲着顾瑾汐来的,而你,犯了人家的忌讳。你像个愣头青一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往上撞,已经惹得人家很不痛快了你知道吗?”“

    所以你让我进公司,就是为了牵制我?还让我离瑾汐远远的,以达到你的目的?”“

    看来你还不算太笨?!碧芬舨⒉环袢险庖坏?,“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,你觉得以你现在的能力,凭什么和人相提并论,所以我说,你想娶谁,我不会干涉,但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?!碧?br />
    耀阳的话,真的是平静又残酷。

    谭景渊寒着脸,脸色极其难看:“你真的只是这么想?我看你就是想趁此机会一箭双雕,也好让自己彻底的脱身?!?br />
    百度搜索【】小说网站,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,所有小说秒更新。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金福彩票注册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