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金福彩票网可信吗: 第三十一章 来自南院的偷窥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完全出乎沈九妹意料的是,她都已经亮明了她们三个的身份,然而,王娘子的嘴却依然跟只蚌壳一样。她硬是从对方的嘴里打探不出一点后院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在她头一次问及这方面的情况时,王娘子还解释了一句,说是后院杂役弟子守则里有规定,恕她不能说。从第二次起,她再问及类似的问题,王娘子不再解释了,每一次都是恭敬的应着:“请九娘子海涵。弟子不能说?!?br />
    接连得了四句“不能说”后,钱姑姑坐在一旁都有些尴尬了,想着要出声打圆场。这时,沈九妹笑眯眯的抚掌赞道:“王娘子尽职尽责,非常好?!彼档氖钦嫘幕?。在她看来,秋宝是要做大事情的,岂能被后院事务拖累。是以,正院这边就应该有王娘子这样坚守原则的人守着。

    原来是试探啊。钱姑姑暗中松了一口气,与钱柳相对一视,而后,释然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谢九娘子。这是弟子的本分?!蓖跄镒踊故悄歉辈槐安豢旱难?。但是,细听之下,不难发现她的声音比先前要轻快得多。

    沈九妹又是赞许的点头,对钱姑姑二人笑道:“刚才秋宝说,还要开宴。我们都收拾一下,换件衣裳,精精神神的去吃席?!?br />
    “说的极是?!鼻霉眯ψ庞ο铝?。

    王娘子很有眼力的从方杌上起身,引她们去旁边的里间。

    对于修士来说,梳洗、更衣都是极为简单的事情。很快,三人换妆、更衣完毕。

    时间把握得刚刚好。外头有弟子过来相请,说是接风宴要开席了。

    于是,齐婶继续引路。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又返回主院那边。

    王娘子目送她们离开后,这才折身回院,重新关上大门。想着大姑奶奶她们吃完宴,少不得要回来小憩,她决定抓紧时间,将三人刚才选出来的三间屋子仔细的收拾一遍。另外,这些屋子里该添置些什么,也要拟成单子,尽快上报给管事。

    正热火朝天的忙活着。突然间,她发现自南面院墙上,鬼鬼祟祟的落进来一道偷窥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道目光借着墙上那片凌霄花藤的遮掩,甚是小心。却因为不是头一回,所以,王娘子再熟悉不过。她在心里啐了一口,暗骂道:该死的,好好的法术全用来偷鸡摸狗,真是作孽啊。也不知道这边有什么好偷看的!

    这种事自然不能放任不管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子,嘴里喝斥道:“谁?是谁?”同时,手里也不慢。右手刷的一下,挥出缠在小臂上的软鞭,“叭”的全力往那片茂密的绿叶打过去。

    与前面几次一样,那鬼鬼祟祟的目光立马消失了。好象刚才不过是她的错觉一般。

    还是慢了!王娘子气得直磨牙,又在心里骂道:早晚铲了这株凌霄藤!

    这样的话,看南院那边的小蹄子还怎么作妖?

    她也是接二连三的碰上几回,才知道这道目光是怎么一回事——打理南院的那个杂役女弟子,和她一样,也姓王。曾经被齐伯齐婶收为义女。前些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双方闹掰了,断了往来。而她与这丫头隔着一堵院墙,处了几年,也慢慢的理解了齐伯齐婶。无他,那丫头太不安分了。做个杂役女弟子也不老实。仗着自己觉醒的天赋是木灵之力,时常藏在那片凌霄藤里,偷窥正院这边。

    此举违反了后院杂役弟子守则??善茄就饭砭煤?。王娘子虽然修为比她高出一重境界,却每次都没能逮住她。没有真凭实据,哪怕她家男人就是这后院里的管事之一,她也只能私底下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偏偏那丫头是个少有的奇葩。每回见了面,她都是“王婶子”长,“王婶子”短的,叫得亲甜。王娘子想凭着资历老,责问几句,也硬是拉不下这脸来。是以,心里甭提有多窝火了,想着定要捉住一回,治一治那丫头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又失败了。而且据她的总结是,那丫头修为太低,三两天里,才能使一回这种法术。所以,今天铁定是不会再闹腾了。她刚才那一鞭没有将人捉住,便等于这一次都没了机会。

    手里头还有一堆的活计呢,也没空再陪这小蹄子胡闹。王娘子冲那堵爬满凌霄藤枝叶的院墙翻了个白眼,收了软鞭。

    殊不知,院墙的另一侧墙根下,王思恩脸色发白的背靠着墙,一边象离开了水的鱼一样,张大嘴巴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边在心里怨恨的咒骂着:该死的老婆子!鞭子比上一次更狠更快,真真的是一点情面也不留呢。

    到了南院后,她发现自己没有突破先天境,就跟被关了起来一样,外面的任何消息,完全是透不进一丝一毫来。没有办法,她只能静下来心,努力修行。

    终于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不到一年,她成功突破了先天境。并且,她觉醒的修行天赋是木灵之力。天赋使然,她能将灵力附着在花草树木之上,感知周边的情形,借以打探情况。这项天赋技能叫做“依附”。

    美中不足的是,现在,她的修为太低了。每一次附着花草树木,时间与范围都很有限。而且每次动用“依附”技能,往往要间隔两天半的时间,才能再度使用。

    王思恩在墙根下靠了一会儿,待缓过劲来,心中的愤恨不消反涨,双拳不由紧握成拳:该死的王婆子!又是她使坏。什么也没有打探到。害我白白的浪费掉了一次依附技能。再要打探,少说也是两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次正院摆明了是有新情况。再等两天?岂不是要急死我!

    她不甘的抬起一双美目看着墙头那丛茂盛的凌霄藤枝叶,心思转得飞快。

    主院里,接风宴热热闹闹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待众长老离开后,沈云请沈九妹她们三个去花厅喝了一会儿茶,询问安排的院子是否如意。

    将未来老婆的院子都让出来了,哪还有什么不如意的?沈九妹她们三个都对正院,以及打理院子的王娘子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沈云笑道:“刚回到庄子里,案头上积了不少事。这两天,我抽不出空来。便由齐婶陪着你们在庄子里到处转转。河对面,有一处马场,也是庄子里的产业。后天早上,我带你们去那边跑马散心。你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?!鄙蚓琶么放氖殖坪?。钱柳也是乐得眉眼弯弯。钱姑姑看着也甚是向往。

    沈云见状,便拍板道:“那就这么定了?!?br />
    沈九妹一直有留意,云景道长与端木光站在外面的门廊上,便猜到他们这是要寻秋宝说话。起身告辞道:“也吃饱喝足了,我们先回院子里去歇一会儿?!?br />
    沈云也起身:“我送你们过去?!?br />
    “行了,你千事万事的,不在这一回?!鄙蚓琶眯τ纳焓纸棺?,“自家人,瞎客气什么。你早些做完事,也好陪我们去跑马?!?br />
    沈云笑了笑,没有再坚持。

    很快,齐婶又陪着沈九妹三人回到了正院。

    刚进院子,沈九妹柳眉一挑,右手呼的轻抬。

    嗖——,袖底飞出一道亮光,破空往南边而去。

    这道亮光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从那边传来“扑腾”一声闷响。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金福彩票注册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