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金福彩票计划: 第0910章 让人上来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上面已经开展行动,后续的问题就会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一眨眼,时间已经过了三天,这三天之中安然遭受到两次袭击,虽说最后都化险为夷,可也代表的趋势的愈演愈烈,阳然安保、阳然模特都已经陷入停滞状态,洪灿辉和王紫竹仍旧在配合调查,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,之所以能挺到现在还没有定性,全都归功于胡律师组建的律师团在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安然忙到焦头烂额,也只是抗住所有压力,并不能把问题向好的方向推进。

    刘飞阳仍旧没有任何消息,好似人间蒸发,目前海连的多数人都在找他,可并没有丁点音讯,公司内部已经开始出现抱怨声,外部的合作伙伴也开始把电话打到安然的手机里发牢骚

    可谓是内忧外患。

    这天,安然刚刚洗漱完毕准备出门,以前的她不喜欢梳妆打扮,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,而自从出现问题以来,她反倒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妆容,每次出门之前,至少会在化妆台前停留半个小时以上。

    赵志高认为她在用化妆品遮挡脸上的疲惫,毕竟从未睡眠过超过两个小时,面色太过吓人。

    “走吧”

    穿着一身雍容贵妇人装扮的安然,拿起挂在架子上的奢侈品包后说道,这几天无论外面情况怎么样,无论有多少人想要抓她泄愤,她都毫不畏惧的要在公众面前露面,告诉所有人:刘飞阳的女人还在,不会跑。

    赵志高这几天一直睡在客厅,没有王紫竹,别人?;ぐ踩凰环判?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随后率先向门口走去,走到门口,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可在门开的一刻,让他脑中嗡的一声,下意识要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人见状,赶紧道“哎哎哎别关!我来没有恶意呵呵”

    门外那人说话间,没有顾忌形象的把半个身子挤进门缝里,防止赵志高继续关门,半个脑袋已经进来,眼睛也能看见屋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赵志高没办法继续关门,只能把手松开,全神贯注的戒备。

    安然见到来人,就知道走是肯定走不了了,与其逃避还不如坦然面对,但也不会装成若无其事,严肃问道“孔哥,大早上就堵在我家门口,这是有要紧事?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孔瑞,吃一堑长一智的孔瑞也不可能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,外面的人都在找刘飞阳寻仇,他也得防止刘飞阳狗急跳墙找自己寻仇,这人是孔瑞异父异母的弟弟孔齐。

    “有事有事,呵呵”

    孔齐满脸笑容的把身子全都挪进屋子,眼睛不怀好意的在安然身上上上下下打量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打扮成熟的安然,心里隐隐有些激动,如果说这个女孩原来是芙蓉,那么现在就是牡丹,富贵者也。

    “你眼睛再敢来回看,我不介意把你眼睛扣下来!”

    赵志高双手攥着拳头,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跟在孔齐身后的四名壮汉齐刷刷上前,看架势要是再敢出言不逊,就会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别都是朋友,没事!”

    孔齐毫不在意,挂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,抬手挡住身后的人,随后又看向安然道“弟妹啊,我人都来了,你还不请我坐下,给我倒杯茶喝?”

    安然心里告诫自己,一定要平复心情,挤出一抹任谁都不会说难看的笑容,指着旁边的沙发道“您请坐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来者是客,至少的保证礼仪周到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向侧面的沙发走,身后的四名汉子一同走进来,他刚走两步,路过赵志高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下,扭过头,眯着眼睛小声荡道“都说好吃不如饺子,好玩不如嫂子,你试过,我没试过,跟我说说她咋样?”

    “刷”

    赵志高面色突然变得血红,抬手就要动。

    “志高!”

    安然突然阻止道,距离本就不远,孔齐的话她也能听见,心里也在窝火,潜台词明显是,趁着刘飞阳不在两人有一腿,这是屈辱,可现在的大环境不容许再有过分举动,不能因为一时冲动,让坚持几天的防线分崩瓦解。

    赵志高的手停在半空中,怒目圆睁的盯着孔齐,嘴角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孔齐身后的四个人动作更直接,他们反应落后半拍,可已经都把匕首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要揍我?”

    孔齐蔑视的看着赵志高,不屑的冷笑一声“你以为你还是当初李老爷子身边的赵九秋?还以为现在海连的天是你阳哥撑起来的?小崽子,做人最重要的是识时务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他说完,抬手在赵志高脸上轻轻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随后,缓步走到沙发边坐下去。

    赵志高僵硬的站在原地,眼睛死死的盯着地面,这副动作,已经很久没人对自己做过了,他身上也开始止不住的颤抖,隐隐有爆发的趋势,可几秒之后,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,还是决定忍下来。

    安然知道他心里有火,盯着他的背影,想开口劝,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茶壶里也没有茶水了,内个,赵志高,你去给我弄一壶”

    坐到沙发上的孔齐鸠占鹊巢,像是到了自己家里,摊手拿起茶几上的水壶,看到里面空空如也,又看到安然已经走过来,抬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“弟妹,来,坐着,离你孔哥近点”

    安然站在茶几对面,没有动,余光中能看到分列两边的四名壮汉,眼睛却盯在孔齐身上道“孔哥,你既然早上过来,说明你也不愿意浪费时间,有话直说吧”

    晨光从窗户照射进来,有一缕映在安然的脸上,像是镀一层油彩,更加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刚刚抬起头的孔齐在这个角度看向安然,一时之间有些愣神,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,抬手搓了搓脸蛋,回道“也好,弟妹是爽快人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,一句话,刘飞阳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安然立即回道,并没有说谎,而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孔齐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,点点头“也对,如果你要知道也不能跟他睡到一起,刘飞阳不可能容忍这种事的发生,如果不出意外是跑了,可能跑出国,也就是说,从今以后你变成了无主的小寡妇?”

    “草泥马!”

    赵志高听到这里勃然大怒,他没有随身武器,立即转头跑到厨房里拎起菜刀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志高!”

    安然知道他要干什么,赶紧跑到厨房门口拦住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孔齐安稳不动,只是转头看向厨房位置,给他所有自信的并不是身后这几名壮汉,而是手中一柄黑兮兮的手枪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他顺手把枪砸到茶几上,狂妄道“弟妹,你别拦着他,让他过来,我就今天就是想看看,究竟是你挥刀的胳膊快,还是扣动扳机的手快!”

    “志高,别冲动千万别冲动!”

    挡在他身前的安然嘴中不停劝解,与此同时奋力抢下赵志高手中的菜刀。

    这里情况混乱,沙发上的孔齐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赵志高脑中嗡嗡作响,险些晕厥,用最后一点理智告诉自己,他们真的会开枪,自己这辈子已经赚到了,可如果现在闭眼,就是嫂子一个人面对他们,万一有什么意外,等几十年后再见到阳哥没脸交代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”

    他忍住满腔怒火,手上一松,菜刀掉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在不大的客厅内泛起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如果你跟我用软的,我比你还怀柔,假如你要跟我硬碰硬,我是真不惯着你,明白么?”

    孔瑞心里非常满足,一直以来他都对刘飞阳有阴影,现在上面的雷已经劈下来,也就没有太多顾虑。

    安然由于刚才太过激动,头发有些乱,她抬手把眼前的头发放到耳后,这才转过身重新看向孔齐。

    近乎一字一句道“你来不只是找飞阳吧,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明白人”

    孔齐抬手点了点她,向后一靠,也没拿起茶几上的枪,耷拉着眼皮开口道“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刘飞阳那个王八蛋已经跑了,你又何必苦苦支撑?让那些律师都撤了,别再给上面找麻烦,赶紧把性质定下来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安然没有任何修饰的简洁否定。

    孔齐不急不恼“没有什么不可能,他们坚持能坚持多久,十天?半个月?最后的结果还不是把性质定下来,至于其他的我也考虑清楚,你的后路我也给安排好,这世界上确实只有一个刘飞阳,但比刘飞阳优秀的人还有很多比如我!他能给你的生活,我也能让你锦衣玉食”

    他说完,眼睛又开始在安然身上肆无忌惮的打量,恨不得镶嵌在其中不拔出来,很贪婪、很直白。

    安然也盯着他,重重道“如果孔哥就是因为这件事,我想我们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,请你离开!”

    以胡律师为首的律师团队确实在抗雷,如果没有他们,可能性质早就被定下来,届时一切都没有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孔齐沉吟半晌,像是失去耐心的缓缓摇头道“你不识时务啊让人上来!”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金福彩票注册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